清新文案有趣的聊天-清新文案有趣的聊天背景

文案大大 7 0

看了王兴在饭否上的帖子,有些蛮有意思,挑着分享下。相比长篇大论,感觉这种随时记下(当时)想法的方式更好。

是楠哥第二次试着分开写,第一次是,之后在琢磨写St. Jude Medical(楠哥在美国时供职的第二家单位)时被雅培发了收购函,就没继续。之后的几个金融机构,因为还有些朋友仍在里面工作,感觉也不方便说太多,只是在避重就轻的说了点。

希望这次能坚持?

前记:两岸市场贱贱狂热,连二胖银行跟三胖券商都动了。楠哥没啥动作,这周两次北上调研(下周还有个,我的老膝盖..),锁仓看眼。

海南鸡饭

中午让同事帮忙带饭,海南鸡饭,第一次觉得挺好吃(更有可能是以前觉得好吃忘记了..)。想起在新加坡实习时,楼下大排档(叫Lau Pa Sat,有点类似《小文:被套牢就走不了了》中提到的中环大排档,但大很多)的海南鸡饭不到5新币,当时好像有当地人跟楠哥说新加坡最贵的海南鸡饭要50新币,感觉不会比5块钱的好吃10倍,就没试。

没钱还能说得这么清新脱俗,你会么?

One Raffles Quay停车场里的豪车一度是楠哥的入行动力..

Lau Pa Sat

以下是王兴的部分饭否帖子,来自公众号慈航笔记整理的《十年来,王兴发了12838条饭否消息...》,下面有原文链接。

有些是事实(不保证都对..),有些是鸡汤,有些是zZ别人的话,最有价值的是这些背后举重若轻的思考。好的文字让人觉得跟作者在交流,楠哥写了这么久如果没有给过你这样的感觉,还是取关吧~

听朋友说,苏黎世机场的安检和别的机场安检一样不允许带小刀(包括瑞士军刀)通过,但是过了安检之后的超市里瑞士军刀可以随便买,也可以随便带上飞机。他说A股也是这样。

一种暗黑系四象限分法:要不要脸,要不要命。

艾滋病不再那么致命一方面是医疗科技有进展,另一方面也是艾滋病病毒本身各个分支演化的结果。特别烈特别致命的那些分支因为太快把宿主搞死而不容易传播开,剩下来占主流的自然就是那些相对柔和的分支。

中文说白人、黑人,但不说黄人而是说黄种人。

说到按人名命名的公司,华润算半个。华是中华,润是毛泽东的字。

原来保利集团的保利,是保卫胜利的意思。

Rosewood 这个酒店品牌名有个额外好处,左右两边的字母高,中间的字母低,看起来整齐美观。

王卫强调他相信佛教,相信因果,相信轮回,相信自己有上辈子有下辈子。这倒是另一种有趣的 think long term。

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第一个字很直观,第二个字就很讲究了。

「这行业啊,从业者的平均学历是初三下学期」,不愧是擅长搞营销的老哥,一开口就编得特别具体。

有些时候,第二名存在的原因跟第二名本身的关系并不大,而是总有人不喜欢那个第一名。

杰克•韦尔奇不愧是顶级CEO,既非常结果导向又注重过程,所以他写的书起名《Winning》,而不是《Doing》或《Just Do It》。

转:中医让你看西医说明你真的病了,西医让你看中医说明你没救了。

夜里想了千条路,醒来依旧卖豆腐。

金庸他老人家应该特别能理解互联网。当年他创业时也是边做平台(办《明报》)边自创头部内容(写武侠小说在《明报》上连载)。

联想集团有140个VP,没一个80后。

巴菲特和芒格素以边界感和克制著称。其实,他们从来没说过伯克希尔投什么行业不投什么行业,他们划出的边界是「懂」和「不懂」。

转:历史不是事件的总和,而是对事件的解释。

世界大战只有过一次,一战和二战是上下半场。

刚才又签字签了一首半歌。我觉得这种时间计量单位比「一柱香」更实用。

白手起家和白手套起家。

越来越觉得,「金」这个字形状很漂亮,左右对称,上下也匀称,尖顶平底。

《哈利路亚》的歌词非常符合《风格的要素》书中说的英文写作指南:几乎没有副词,只有极少几个绝对必要的形容词,大量朴素而精准的动词和名词,形象而且生动。

重要的不是当前的位置,而是方向和速度,以及加速度。

突然注意到「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涌」字用得很独特。

转@terababy 三十五年,楚伐随。随曰:“我无罪。”楚曰:“我蛮夷也。”

「废寝忘食」里的忘食可以解释为忘了要吃饭,可以解释为忘了是否已经吃过了或者忘了吃了什么东西。

埃及那么早就有发达的文明,为什么没有成为地中海一霸?答案居然如此简单:树太少,没木头造船-_-!

和一个以营销著称的快消品公司高管聊天,我问,除了快消品,还有哪个行业里营销起到了如此至关重要的作用?笑答:美国总统大选。

「美图让我看到了内心真正的自己」,这文案水平真是高!

我一直不清楚北京人口两千多万这种说法有多可信,今晚见了一个通信行业的人,他说他们的看法是北京实际有四千万人。

中英文各有千秋,英文有完美的T而中文只有略带瑕疵的「丁」,但中文有「十」而英文没有这个形状的字母而得用一个词,算扯平了吧。对于一个吹毛求疵的人来说,丁字裤的丁字那一钩带来的非对称简直难以忍受。还是叫T裤更好一些。

听说开始收党费了。我有点好奇全国八千万党员的ARPU值是多少。

转@远骋 「我们一起颤抖,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这句《红豆》里面的歌词,有点,污。

「含赵量」这个词有流行起来的趋势。

学了个新词 underboob,指这种露出来的下半个乳房。中文里有相应的专门说法了吗?

「浅草寺」这个名字确实极美。

听说深圳某手机厂商在非洲销量极大,甚至远超华为,其成功原因是产品特别接地气,解决了诸如「黑人自拍时,脸部很难定位」的问题。#made my day#

在山崖下插一块牌子,写上「落石危险,请勿久留」,不一定管用。再补上一行字「已有15人丧命于此」,效果一定会好不少。#论具体形象的重要性#

转@太空小孩 现实是,我对这种网站的处理方式一般是开十几个标签页一起等。转@野生乙醚 「害羞内向的人就像加载慢的网页。可能有很赞的内容,但很少有人愿意等那么久。」

跟一个做风险投资的朋友聊天,他说他算了一下,川普的获客成本只有希拉里的55%。

宁古塔这个地名听起来就很酷,简直像是为盗墓笔记定制的。

川普号称要减税了,这就是各国政府间的价格战啊。

佛祖29岁出家修行,35岁成佛,传法45年,80岁圆寂。真是天赋异禀,干了6年就成佛了,比绝大多数互联网创业都快多了。

扬州的瘦西湖(Slender West Lake)原名保障湖…… 这俩名字真是判若云泥啊-_-!

英文里的 low hanging fruit 其实对应的是中文里的「软柿子」。

有趣的是,有些事情虽然非常低频但却持续发生,例如说,大概平均每半年会有一个人给我那从没换过的微信封面点赞。

生老病死、衣食住行、吃喝玩乐、黄赌毒,老祖宗的这几个总结,再加上一个教育,大概就是消费者的主要需求了吧。

任何需要思考才能理解的宣传,本质上都是失败的。- Hitler

「回顾二战后的几十年,穷国变富只有两条路,一是给富国干活(出口),而是祖上积德(例如地下有油)」,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冷酷无情的总结。

真正的大牛研究的都是核心问题,从论文或书的标题就可以看出来,例如亚当斯密的《国富论》。

转@美嘉.rar 葡萄牙语里的 cafuné,意思是「手指穿过恋人的头发」,德语词:Kummerspeck,意为「因忧愁而过多进食所长的肉」。天哪这种一个词包含一段意思的外语好浪漫啊。

原来DST老大Yuri Milner的名字是来源于人类第一个宇航员加加林Yuri Gagarin。这也算是一个有时代特征的苏联名字了。

听说英国新任首相特蕾莎·梅在参加今年九月的杭州G20峰会之前从没来过中国,我真是惊了,有点为她的世界观担心。

听说玉皇大帝又名「张百忍」时,我真是愣了一下。这真的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吧。

社交是一种技能,独处也是。

据说风险投资行业前25%的基金获取了全行业120%的利润。

星巴克虽然是卖咖啡的,但是每年花在采购牛奶的钱超过采购咖啡豆的钱。

按照杜佑《通典》里的说法,蜀国在公元221年刘禅登基时,人口是90万,到了公元263年蜀国灭亡时,人口增长到94万。没想到蜀国也人这么少,只有两三个天通苑。

据说莆田系医院对所有病人的套路都离不开这三句话:病很重;可以治;得花钱。

人们并不排斥谎言,例如「好人一生平安」。

连科学尚且如此,何况创业:普朗克说过,科学里的荣耀归功于第一个说服了世界的人,而不是第一个想到的人。

有个朋友说他当年在google工作时看到安卓发布非常兴奋,觉得是巨大的新机会,一度想离职去创业做类似后来小米做的事。google法律总顾问说了一句「你打开一部手机,里面就是20万个专利」。他掂量了一下,去干别的方向的创业了……

大国和小国本来就不一样。美国人好像就不怎么提匠心吧。他们也欣赏欣赏日本的匠心,但自己该怎么搞还是怎么搞。

「花好月圆」里,一声三声四声二声,齐全,从这个角度说,好字不那么敷衍。

火车站书店卖的书报确实和机场书店略有不同。

大疆确实是个高科技高逼格公司,细节也做得很好,招待时用的水果叉都是环保木叉而非常见的塑料叉。大疆的办公室网络果然也是自动翻墙。我一接上他们的wifi就收到gmail新邮件通知了。

去年有个统计说,现在全球最富有的1%的人拥有全球超过50%的财富。别着急抨击贫富不均。很多人未必意识到其实自己已经属于那1%。全球七十几亿人,1%就是七千多万人,其中中国大概能分个一千多万吧。去年两会期间的新闻说全国只有2800万人交个税。个税起征点是月收入3500元。

在回答一个问题前其实可以先回答这两个问题:我有能力回答这个问题吗?我有必要回答这个问题吗?

转@美嘉.rar 我想你一定很忙,所以看前三个字就好。

做生意什么最难?赚钱。

央企还是有人才的。不跟他们好好聊聊就不会真的明白世界到底属于谁。

回头看,美苏冷战的胜负其实毫无悬念,我不能想象一个没有英特尔的国家能赢一个有英特尔的国家,当然,前提是双方都有大量坦克和核弹。从现在往未来看二三十年也一样,关键还是科技。

原来五花肉还分「三肥二瘦」和「二肥三瘦」。

东北虎生活在猎物最稀少的地区,所需要的活动范围也最大,雌虎需要400平方公里,雄虎需要1000平方公里。印度孟加拉虎雌虎的活动范围仅为10平方公里,雄虎仅为30平方。

越来越理解王尔德说的「只有肤浅的人才不以貌取人」。王尔德确实聪明刻薄到讨打的地步。

谦虚不是把自己想得很糟,而是完全不想自己。- 卢维斯定理

这个单词好有趣:librocubicularist 躺在床上看书的人。不至于还另有一个单词特指躺在床上玩手机的人吧。

转@gravity0 萨尔瓦多·达利是上世纪伟大的艺术家和装逼犯,十分擅长出名和将名声套现。一次他在餐馆吃饭后留下 351.27 刀的支票。饭店经理发现支票的反面有他亲笔画的素描,就没有去银行兑现,而是将其裱糊了起来。达利用这个方法吃了很多馆子,都没付钱。

埃塞俄比亚居然是全世界人口排名第13的国家,有九千多万。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其他动物有没有像人类这样「隔代哺育」的行为?我指的是老人帮忙带小孩。

能努力到什么程度,也是人的才能的一部分。- 藤泽秀行

「鲜衣怒马」,岳飞的用词真是和他的为人一样拉风。

按照moritz的说法,google在盈利之前只花掉了800万美元。

徐浩峰竟然是这么解释「江湖」:江湖很明确,江就是江西,湖就是湖北,江西和湖北在宋明都是禅宗的高僧都,所以学习文化要跑江湖,跑的就是江西和湖北。典故就是这么来的。

要么写值得被阅读的文字,要么做值得被书写的事情。- 本杰明·富兰克林

转@毛穴抚子 周华健曾经说 我和李宗盛大哥关系很好 大哥的每一次 婚礼我都有去。

「徕卡以轻巧结实著称,在二战的时候,参战军方规定,如果投降必须用石头砸坏随身物品,徕卡除外,徕卡相机必须用手榴弹炸毁 - 因为太结实了。」这PR点太牛了!

转@gravity0 九十五年前的今天,美国宪法第十九修正案,妇女获得选票。从此以后,总统越长越好看,林肯这样的丑八怪再没机会了。

这篇对丁磊的采访蛮有看点:网易之前也做过电商,失败了。更早的时候,2003年,丁磊尝试过做网上拍卖,跟淘宝差不多同时期,做了两个月就关掉了,“假货太多,处理不了就投降了。”

认识了一个逗比的朋友,他说他有一个列表叫:我得了狂犬病后要咬的前50个人。

转@gravity0 活了好多年才明白,所谓随心所欲其实就是屈从于本能与习惯,别人通过观察比你更能预测你的行为进而施加影响和控制。所以人不自控必受控于人。

转一个同事的签名档:你读过的书,经历过的事,等时间长了,那些细枝末节你都忘了,剩下来的,就成了你的素质。

转@东东枪 开会时还是应该带个笔记本电脑过去,放在面前,打开。碰不碰不重要。主要是给脸上补点儿光。#记一件有意义的事#

mistress这个词除了「情妇」这个常见释义,还有一个意思是「女校长」。这真让人挠头。

威士忌竟然就是蒸馏过的啤酒。

英语中居然还有这种词!septuagenarian 70到79岁的人。

最早使用大规模标准化流水线生产的工业品不是汽车,而是枪,早了大概六十年。

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三位希腊大牛的师承关系我一直记不太清,直到我发现他们仨按先后顺序合起来正好是SPA (Socrates Plato Aristotle)。

一大早就被一句话震撼了:「和聪明人在一起工作,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考虑他们的自尊。」 据说是乔布斯说的。果然牛逼,太深刻了!

我最近对以前在学校学的历史课更加不满了,倒不是因为意识形态,而是因为它没有跟我讲明白人类这一万来年的文明史是多么野蛮残酷,「亡国灭种」是多么常见…

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沙漠」这个最缺水的词,为什么竟然和「海洋」一样,两个汉字都有三点水这个偏旁。嗯,我只能解释为「少水」和「没水」了。

转@太空小孩 重伤分两种:1.「别人需要把器官给你」2.「你可以把器官给别人」

转@流连 形容一个同事很娘,他们说,“他撸的时候都翘着兰花指” #又低级又趣味#

转 @louise 王家卫有一次让他的演员翻译 I love you,有的演员翻译成我爱你。墨镜王说,怎么可以讲这样的话,应该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了,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

保险真是最特别的商品,你为它付了钱,但却希望派不上用场。

“这个拔屌无情的狗东西”,莫言的语言好生动好乡土。

昨晚从一个食品行业资深人士那里听说了一个惊悚的观点:如果政府真的彻底打击地沟油,随之而来的食用油价格上涨可能导致三分之一人几乎吃不起油。

山和浪真的截然不同吗?3000万年前,喜马拉雅山那一带是汪洋大海,后来地壳板块运动的一个大“浪”,把那里从海底推成了世界第一高山。所以,山也是浪,也会起起落落,只不过山是地壳的浪,比海水的浪慢了大概一百万亿倍。

在一篇马友友的访谈里看到一个有趣的 说法:繁体字里,音乐的 “乐”(樂) 是“药”(藥)字的一部分,可以理解为音乐有治愈的作用。

转:一个合格的程序员是不会写出诸如“摧毁地球”这样的程序的。他们会写一个函数叫“摧毁行星”,然后把地球当一个参数传进去。

品牌需要故事,不管几分是真几分是假。例如,美国老牌服装品牌布克兄弟(Brooks Brothers)可以说,1865年林肯总统遇刺时穿的是一套他们家定制的黑外套,随后133年里他们家再不出品黑色成衣。

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和中国自称“文治武功十全老人”的乾隆帝是同一年去世的(1799年),美国南北战争的结束和中国太平天国运动被镇压前后相差不过一年(1865年)。每次想到这里就心情复杂,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和一个腾讯创始人聊天,我提到:"听说马化腾的私人qq的签名档是'正在布局'" ?他非常谦虚的回答:"哪里哪里,你们不要误解。那是pony早年痴迷于玩四国军棋时用的签名档,后来就一直没改"。

如果你认为facebook估值1000亿美元贵得离谱的话,别忘了百度现在市值504亿美元。你更愿意拥有一个facebook还是两个百度?

过去几天我听到的最震撼的话是林彪说的:1935年,红军长征刚过完草地,进攻天险腊子口之前,红4团团长向林保证说:“如拿不下腊子口,我提头来见”。林的回答是:“我不要你的头,我要腊子口”。

根据Forrester的估计,如果你带着一个iPad2回到1993年,它会是当时全世界运算速度最快的30台电脑之一。

微信的产品设计确实做到了简单实用,用手机号注册微信时收到的验证短信全文就是“8848(微信验证码)”。是的,就这几个字,没有任何多余的客套话。这里并不需要一个完整的句子,关键的提示信息应该在微信的界面里而不在短信里。

学了一个新单词:hush money (封口费)。

巴黎、伦敦和柏林居然都比哈尔滨还更靠北很多!如果不是大陆西岸的温带海洋性气候,真难以想像他们的文明如何发展起来。附:巴黎在北纬48度,伦敦51度,柏林52.5度,哈尔滨45度,漠河53.4度,北京40度。

Tordesillas这个堪称史上第一霸气的条约我之前读书时居然没有留下印象:1494年(即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两年后),西班牙和葡萄牙这两个当时的海上霸主签订此条约,在世界地图上从南到北画了一条线,线以西的新世界归西班牙,线以东的新世界归葡萄牙。真是屌爆了!

在amazon.com上查一本书,看到整页整页的写于96、97年的用户评论时,我对amazon的尊敬又增添了一分。

“最怕猪一样的队友”之二战加强版:如果意大利与德国为敌,德国只需三个师将其搞定;如果意大利保持中立,德国要用五个师用于监视;如果意大利与德国结盟,德国需要廿个师来支援他。

彭蕾说阿里巴巴是1999.9.9那天领的营业执照,今天正好满十二年。这说明阿里从一开始就很会造势。

美国真是经济社会。刚听说了,如果小孩送去幼儿园时还不会自己坐马桶,需要每个月多收100美元。

转@马伯庸 她伤感地对朋友说:“我和老公吵架了,他冲我大吼,让我带上自己的东西滚开。我用袋子把老公装进去,哭着说你是属于我的。”“真感人,然后呢?”朋友问。她回答:“然后我装了四袋才把他装完。”

听到一个未经核实的数据:当年美国人设计社会保障系统时,把退休年龄(即开始领养老金的年龄)设成65岁,而那时美国的男子平均寿命只有61岁。可见这个系统从一开始就是多么不靠谱。美国尚且如此,中国⋯⋯

你可以根据自己接触新思想时感到的痛苦程度判断自己的年龄。- 约翰·纽文

剑桥的起源好搞笑:1209年,牛津大学的部分学者因为和本地人发生殴斗,逃到剑桥这个地方,后来就成立了剑桥大学。

安迪-格鲁夫说得很对,一个经理和一个家庭主妇一样,活是永远干不完的。

苹果的首席设计师jonathan ive曾在纽卡斯尔理工大学就读工业设计专业。当时的老师克莱夫对他的评价是,“他是我遇到的最勤奋的学生。一般学生在毕业项目上只会做6个模型,而他做了100个。”

很多事情表面上是一夜成功,其实背后有很长时间的积累。我很喜欢的TED会议似乎是前几年突然走红的,可它实际上创办于1984年。

原来湾流商务机飞得更高,普通民航飞的高度是迪克牛仔所唱的三万英尺,湾流则飞在四万一千英尺,那样可以避开繁忙的航线,也更少遇到气流,会更平稳。

The five most dangerous words are: ‘Everybody else is doing it.' -巴菲特

硅谷的维度和石家庄差不多。

CEO最重要的三项工作:设定公司的愿景和总体战略并传达给所有利益相关方,招募并留住最最优秀的人才,确保始终有足够的现金。

转@champloo 养牛企业 母牛属于固定资产 购买母牛需要在资产负债表上记作资产 公牛属于工具 购买公牛需要在损益表上计费用。

”万柳“这个很美的地名其实是万泉庄和六郎庄的缩写。“南礼士路”则是“南驴市路”的雅称。

晚上和几个老乡聚餐,我们家乡一个著名老中医的外孙透露了一个秘密“其实我外公是中西医兼用,而且西医成分可能还更大一些,不过他把西药磨成粉混在中药里……”

站长们确实是有智慧的。这在四十几个人的聚餐上看不太出来,饭后四五个人私聊时才感觉明显。

李宗盛致谢时连“消防”都谢到了,这算是国际惯例还是因为李常住北京而比较了解中国国情?

孔子说的“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翻译到现在饭否的场景里就是:不要担心别人不来关注你,而是要去找到值得你关注的人。

时间是最好的老师。不幸的是她亲手杀死自己的所有学生。 - 柏辽兹

哇,碰到这么“高级”的英语单词一定要记下来:courtezan [kɔ:ti'zæn] n. (专与高级官员往来的)高级妓女。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庄子可能是世界上最早阐述“信息爆炸”这个问题的人。

我发现,有些人似乎不需要朋友,因为他永远不缺敌人的敌人。

为什么福特的T型车长达十几年里只有黑色这一种颜色?因为福特的流水线效率太高了,等油漆干成为了瓶颈。于是福特采用了当时干得最快的一种黑色油漆,直到1926年其他颜色的快干漆被发明出来。

在书里看到,myspace上每个用户的好友数的平均值是55,但是中值居然是2。

"He lost his money the usual way: slowly and then all at once" - Hemingway

“创造性模仿”是德鲁克分析的四种战略之一。腾讯应该算是此间高手。

在这期《环球企业家》上看到的有趣数字:香港迪斯尼乐园每天有1.5万人访问,澳门威尼斯人赌场则有7万人。

"……为了推广竞选网站,2008年奥巴马仅在Google一家搜索引擎上就投放了300万美元按点击效果付费的广告”。

生活是不公平但相对仁慈的,商业则残酷而公平。

就算Steve Jobs对我没有其他影响,他至少让我学到了一个英文单词:gaunt 削瘦的、骨瘦如柴的。

google street view确实很牛。我第一次见到我姐买的新车长什么样就是通过google street view看她家门前。

“请大家称呼我们‘索尼爱立信’,或者‘Sony Ericsson’,而不是‘索爱’。”这个索爱高管太弱了,怎么能跟消费者对着干呢?简直是螳臂挡车嘛!

想起美国黑帮老大Al Capone的名言:You can go a long way with a smile. You can go a lot further with a smile and a gun。

有时,我会想,我们一天到底有多少时间是真的在思考?我估计答案是很少很少。多数情况只是条件反射。

中国有大概14亿人,这意味着有接近400万人今天过生日。

If not us who? If not now when? 里根或许是个三流演员二流总统但他确实说过有一流煽动力的话。

如果小狗一生下来就被和大狗隔离开那它懂得尿尿的时候要抬起一条腿吗?

为什么历史不关心你爬山有多快只记得你爬的山有多高?

生活和考试的一大差别是:最佳答案往往在备选项之外。

这句话做结尾还可以。

声明:

…………………………………………………………

标签: 清新文案有趣的聊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