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空间友谊截图的文案-和朋友发空间的文案

文案大大 7 0

请点击上方蓝字 ↑【北大清华讲座】加关注,知识改变命运!

作者简介:

梅如霜,陕西西安人,名张宁,从事测绘规划工程工作,一名文字的的痴者,对文学热爱敬畏,零星作品见于杂志,2013年9月出版散文集《不如莫遇》 。

瑾儿

一根筋的人大抵都是倔强的,或堕落,或拼搏,即使撞墙死,也无怨无悔。搏个前程似锦最好,顶不济撞个头破血流。可是谁知道,大多时,微笑的内心千疮百孔。我就是在千疮百孔的岁月与瑾儿相识的。

那时候我刚杀出围城,颓废的一踏糊涂,渴望沦落,渴望坠入风尘,渴望下坠时风从耳畔呼呼吹过的哨音。瑾儿还是大三学生,灼灼之华的年纪,风采斐然,被我聘来做小儿的家庭教师。她瘦瘦的,扎马尾,皮肤小麦色,两只桃花眼十分灵动,迷茫困惑惊讶时,头微侧,眼迷蒙,上下眼皮频率夸张地反复眨巴,不熟悉的人,会以为她在给你抛媚眼。记得第一次我们相见,谈及什么内容我忘了,只记得她惊讶地望着我,朝我不停地抛着媚眼。刹那我就怔住了,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我居然自作多情了。我以为她在给我放电。

后来谈起这些她乐不可吱,瑾儿爆笑说:“姐,谁勾引你谁是小狗!”

年龄不是距离,性别不是问题。过尽千帆种种,清莲之心依旧。

是的,我们有着同样纯净天真的心。那段日子,我们频繁接触,除了一起辅导儿子的学习,我们聊文学,聊奥斯卡大片,聊欧美音乐,聊西安街街巷巷的美食。瑾儿贼能吃,一见美食,两眼放光,脚就拔不动。起初我很是忍无可忍,渐渐地开始习以为常。我这对吃很不感冒的人,很快堕落成一个超级吃货,但凡看见动心的,彻底疯了,嘴馋的不得了。无所事事的周末,我们挽臂闲逛狂吃海喝,偶尔携子,三个人一起去横店影城看场电影。日子不动声色地流失,我居然也学会了像瑾儿一样眨巴着眼睛放电,欢快处,我们哈哈笑着,像个孩子一样,旁若无人地朝对方抛着媚眼,同类间臭味相投的气息一目了然。

可是,关于爱与哀愁,我一直尘封。

在认识瑾儿之前,一个人,我习惯了一个人。一个人的光阴里,耳贯古琴,目阅闲字,散淡的空气里满满地透着疼痛,打落一地孤单的眼泪。许是日子久了,依赖上音乐和文字,我爱他们,胜过爱一个血肉之躯的人。他们有着来路不明的美,抵挡风,抵挡雨,抵挡庭前落花的寂寞,抵挡我生命里所有的悲伤和迷惘,让薄情的世界充满欢喜。

接受了,接受了日子的不如意和日新月异,接受了浮躁人们的善变和树倒猢狲散。在故乡走一条新路。在闹市碰一场艳遇。在影院看一眼初恋。在床上想一夜暴富。老旧的联想电脑落满了灰尘。手机的铃声四年没有换了。一阵子好得不分你我的朋友突然人间蒸发了。QQ空间好久没有更新了。难过了,满腹的话儿,再也不想跟谁诉了。一个人,也可以仗剑天涯。

我以为这种自闭孤单玩世不恭的日子将算是我未来人生里的常态,以为就这样地,像一朵无人关注的野花,微澜微香微微凋零。

与瑾儿的相识注定是生命的转折。与瑾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在她的怂容下,我喜欢同学聚会了,因为走出去,我发现风将一肚子的烦恼刮净了,枯燥乏味的日子一下活泛了许多。很神奇地,我迅速地走出孤独,人也变得开朗许多。

瑾儿的乐观像细菌,势不可挡地朝我蔓延。这么形容吧,一首深情忧伤的歌曲,也会被此君演绎得兴高彩烈。记得她给我唱“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首歌时,笑嘻嘻一脸春风,眉飞色舞欢天喜地,仿佛一只轻快活泼无忧无虑的小燕子。

瑾儿生性不羁,自由狂野,像野草,在山坡上逆风飞舞。大学毕业后,她回到了家乡,该是谈婚论嫁的年纪了,可是她不紧不慢,照样一个人游游荡荡,一脸都是不屑。她把全部的精力用在拼命地考各种试。公务员考试,中级职称考试,会计师考试,事业编考试,简直是逢考必报。败落,整装重来,再败落,再重考。这家伙,跌跌撞撞横冲直撞间,还别说,不但考取了几个从业资格证,有一年还真考上了事业编。现在的她端着铁饭碗,又开始雄心勃勃地筹谋省考了。

瑾儿的快乐瑾儿的上进彻底感染了我。与她花天酒地柄烛夜读的日子时光见证,清明的让人佛心顿生。仰头听琴音,低头闻茶香,再拥一知已,人生大美,此生,足矣。

细想来真不可思议,原来总说,将来我要怎样怎样,现在却说,将每天当世界末日来过,将来的事情,鬼知道。原来爱憎分明,总是只跟喜欢的人说话,现在不管爱我的恨我的,都能低眉颔首,微笑招呼。就这样,醉生梦死鬼混几年后,我对着镜子仔细端详,发现头发长长了许多,脸色圆润了,眼神清亮了,两颊的色斑淡了,貌视漂亮了些。

浮尘凡世,在你失意落魄的时候,总有一条河,在呜咽着流淌,总有一个人,支撑你趟过那条河,而且而且,总有一朵花,是你前世的化身。

当然,我们也吵架,吵得天翻地覆。最严重时,我将她的qq她的微信她的电话号码全部拉黑。

我记得那次在微信上,她给我发来一个搞笑的视频想逗我开心,只瞅了一眼,我反应剧烈,立马像一碗水倒进了炒锅—炸了!老实说,骨子里,我们是截然不同的,我喜欢安静,她喜欢活力,我喜欢古典纯美的轻音乐,她喜欢动感强烈的欧美歌,我喜欢温馨感人,她喜欢滑稽幽默......看到她发的段子,我气血攻心,像点燃了炸药包,痛斥她恶俗,指责她不务正业俗不可耐毫无品味简直下三滥,瑾儿一脸委曲,怒气冲冲回击我假正经,没情趣,无聊,泼妇,臭脾气,还说把我丢进太平洋,我的咆哮足以引发海啸,简直堪比原子弹......我们彼此都说自己瞎了眼,让对方赶紧滚蛋,滚得愈远愈好......相互抨击中,我气疯了,将她删了个干干净净。

我以为这下我们的友谊彻底玩完。然而,次日后下班,一跨出公司大楼,我的包立马被一双手接了过去。

瑾儿打电话不通,发信息不通,qq微信统统都不通。她气极,连夜买车票,直奔千里之外的西安。

一见我她突然就哭了起来,克制着起伏难平的腔调质问我:“最毒妇人心,你居然就将我删了个干净,你凭什么删我?”我感觉我的眼眶灼热起来。别过头,我硬着嘴冷冷地说:“我们是两路人,你走吧!”说完我伸手去抢夺我的包。她身子趔趄,将包甩到身后,轻蔑地瞟了我一眼,又将我浑身上下扫视一遍,没事人一样,拖起我就走。

那天周一,天气异常晴朗,夕阳如血,我穿着才买的新裙子,分外惹眼。

后来我们和好如初,彼此相处,也更多了份包容。比如每次她来省城参加招考,理所当然,她都会毫不客气地借宿在我的家里。

参加工作开始赚钱的瑾儿只要一来西安,把我的家简直当自个家一样天经地义。厨房没菜了,买;拖把该换了,买;水费该缴了,买;花儿枯萎了,买。就连逛商场买衣服的事她都要包揽,坚决挑贵的给我买下来。一次无意间,我说想吃椒盐核桃了好久没喝酸奶了,这家伙,不顾劳累,立马奔至回民街给我拎了回来。知道一到冬天,我就有手脚冰凉的寒疾,瑾儿不光早早地给我准备了羊毛手套,而且还是十月,就在淘宝给我买了双110元的羊毛袜子。

“一双袜子110?”我瞪大了眼睛,凌乱而抓狂地在qq上骂她脑残。

她发来一个呲牙裂嘴的笑脸说:“一分钱一分货,姐,才110,你试试就知道了!”

“要试你去试,你咋不试?”我没好气。

“给我买?忒贵了,我可舍不得,给自己买那才叫脑残......”

半天我噤声不语。早都戒了泪,亦或是麻木太久,亦或是没有什么能让我触动。可是这会儿,内心微泛潮意。傻傻的瑾儿啊,来回奔波的火车票钱你都要内心反复盘算,卧铺票或动车票你怎么就舍不得给自己买?我们的友谊平淡似水,你却让我刻骨富足。太晚遇见你,此刻全是你!一句话,被人疼的感觉真好,真TM地好!我仰起头,望着天花板上的吸顶灯,明明想哽咽,却感觉眼前日月光辉一片灿烂,情动处,我发给她九朵红玫瑰,恋恋不舍地说:“死丫头,如果有一天,你嫁人了,谁来疼我?”她乐了,发来一个憨态可掬的笑容,一脸笑嘻嘻:“那就不嫁了呗,要不,姐,咱俩就都不要结婚了......嗯,不过没关系,就算有了新姐夫你也休想甩掉我,我要和你一起逗弄你的小孙孙,你负责做饭买菜,我负责陪小家伙玩耍,直到把孙子侍弄大,再把你装进骨灰盒里,我们这辈子才算彻底完。你的骨灰嘛,一半洒进黄河,权当给你充分自由,另一半嘛,我会用来泡水喝,我要拿你骨灰的营养滋润我,这样你即使死了,也算彻底融入了我的灵魂,生生世世,依然与你同在......”

我望着她发来的连篇鬼话,回复她一长串串省略号,一脸镇惊。

“姐是野花,我是野草,没心没肺,才活百岁。我们不但要好好活着,还要活得热烈,活得奔放。”她送给我一个花儿样的笑脸。

“不过,剩我一个人看照片时,嗯,我也老了......你到底丢下了我一个人......没事儿没事儿,反正我也老了,我会领着养老金一个人宅家里,定制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比例为1:1的硅胶娃娃陪着我......”说到这儿,她发来一长串挂着两行清泪号啕大哭的表情。

突然就感觉心碎了,心恸得不行,我呆呆地望着手机屏,泪雨滂沱,好像刀子在胸腔里戳。

有一种感情不是爱情,但胜似爱情,它穿梭于你的生命。她们彼此倾诉、拥抱、惺惺相惜,将对方融入自己的灵魂,终生回味。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传奇。屋子里到处都有她的影子。恍然间,我觉得前世里,我一定是她宠爱着的妻。

瑾儿有男朋友了,一个长相英俊的工科男,研究生学历,两人商量准备买房。起初听到这消息时,心中惆怅万千,有点吃醋失落。她结婚了,我怎么办?心的空间那么小,有人进来,就得有人出去。该出局了!我一边想一边抹泪,感觉心被掏空了一样,好像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要失去了。我凌乱成泥。我若有所失。我一个人坐在院子的长廊里静静发呆。风将我的头发吹乱了。寒意一波一波来袭。乘凉的人们放眼不见。我试图起身回家,可是,身子软绵绵,一点力气也没有。

和男友看完夜场电影的瑾儿来寻我,她俯身,望着我的眼,抬起头来笑得花枝乱颤:“我去,还真个哭了。”她伸出手指轻轻地给我拭泪,一边眨巴着眼睛朝我放电,一边用从来没有过的温柔语气一字一板地跟我耳语:“美的你,这辈子,你休想逃,我只有亲手把你装进了骨灰盒里,我们才算彻底完!”

2016年10月11日

图片来源:网络

本版编辑:阿姬哈

标签: 发空间友谊截图的文案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