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笔书法文案有趣的聊天-硬笔行书文案

文案大大 5 0

编者按:王强是沙雅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月22日凌晨,由于长期忘我工作导致心肌梗塞突发,王强倒在了工作岗位上,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5岁。

在王强生前用过的一个笔记本上,工整的写着一句话:常念百姓之疾苦、常想组织之重托、常思成长之历程。

扎根基层21年,这名共产党员始终牢记一名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把党和人民的事业放在心中最高位置,是用生命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好干部。

在王强生前用过的一个笔记本上,工整的写着一句话:常念百姓之疾苦、常想组织之重托、常思成长之历程。

2月22日凌晨,连续工作了15个小时的王强刚刚回到家,由于长期忘我工作导致积劳成疾,心肌梗塞突发,这次王强再也没能站起来。

王强带着未完成的工作以及对家人的牵挂离开了。王强的儿子王泽轩回忆,今年开学返校当天,由于王强要在单位值班,上班前他还专门嘱咐儿子:“走的时候路过一下爸爸单位,让爸爸再抱抱你。”

然而,这却是王泽轩最后一次见到爸爸。

扎根基层21年,王强始终牢记一名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把党和人民的事业放在心中最高位置。牢记正人必先正己,正己才能正人。兢兢业业、恪尽职守。

3月19日,中共阿克苏地委追授王强为地区级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在阿克苏地区部署开展向王强学习活动。

“王强在20多年的工作中,履职尽责,一心扑在工作上,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和爱戴。他讲政治、守原则、顾大局,数十年如一日坚守岗位、默默奉献,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深刻内涵。他是全县党员干部的标杆和榜样。”沙雅县委书记王新革说。

整理王强的遗物时,妻子王金云收拾出了几箱子王强生前用过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的记录着王强的工作任务。

工作岗位上的排头兵

2月21日早上8点,王强像往常一样,早早的起了床,到县城里转了一圈,看看环卫工人卫生打扫得怎么样,街道路灯有没有不亮的;

9点半,从家里赶往住建局指导工作;

10点,召开干部大会安排近期工作;

11点,前往海楼镇察看特色乡镇建设情况;

15点45分,到达英买力镇主持召开稳定工作会议;

18点,到几个“访惠聚”驻村点查看驻村工作情况;

22日凌晨1点,返回县城。

这是王强去世前一天的工作行程。

“在他的日程表上从来没有节假日,没有昼夜之分。一周7天,王强几乎有4、5天都是晚上1、2点才下班。”王强生前的驾驶员寇宝磊说。

事不过夜,案无积卷,当日事当日办是王强一贯的作风。在同事眼里,王强是一个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人,他对工作似乎永远充满激情,宁可身体透支,也不让工作欠账,是一个典型的“拼命三郎”。

2013年5月,王强任沙雅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2016年8月任沙雅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虽然工作岗位调整,但是王强忙碌的身影从未改变。

王强几十年如一日的扎根基层,这名共产党员始终将百姓放在心坎上,俯下身子办实事。(翻拍照片)

在沙雅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住房保障办干部易春燕印象中,王强是一个“红着脸”的人。

“脸色发红是因为他有高血压,一看到他脸色泛红,我们都会提醒他要多休息。”易春燕说。

说归说,但是王强工作起来还是那个“拼命三郎”。

今年2月11日元宵节晚上11点,易春燕回单位拿东西时发现王强办公室的灯还是亮着的,以为是他离开后没关灯,前去查看时才发现王强坐在椅子上休息,脸色通红,而桌子上摆着几瓶药。“王副主任,你怎么还在办公室呢,赶紧回家休息吧,你脸色不太好。”

“就坐着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今天太忙,还没去村里的联系点,一会我得去一趟。”王强说。

王强要去的村距离县城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算上往返时间,那天王强回到家里已是半夜两点多了……

在与王强共同工作期间,易春燕从王强身上看到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和担当。

“我记得有一次,王副主任给我安排了一个任务,我随口说了句‘那应该是房管所的工作,他们的业务我也不熟’。王副主任很严厉的说‘你是不是党员?是党员安排给你活你就干,不会了就去问。’”易春燕说。

王强对党员干部要求十分严格,担任沙雅县住建局局长期间,专门成立“党员聊天室”,与党员干部聊天谈心。并制定了工作轮岗制度,所有干部要熟悉掌握集资房、住房保障办、房管所等各个部门科室的工作。

从那以后,对于工作,易春燕从不推脱,一定是尽十分努力把工作做好。

“王副主任是个以身作则的人,他总是告诉我们,要踏踏实实工作,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凡事但求无愧于心无愧于民。他的话,我们都记得。”易春燕说。

王强几十年如一日的扎根基层,这名共产党员始终将百姓放在心坎上,俯下身子办实事。家里的照片中,大多都是王强在工作岗位上拍摄的。

有些同志“怕”在王强手下工作,因为他要求高、节奏快、加班多,有时近乎“苛刻”。但是怕他、更敬他。因为无论什么工作,王强一定是冲到第一个的带头人。正是在王强的带领下,金圣胡杨造粒塔、嘉兴实验学校等建设项目先后获得“天山杯”优质工程奖,填补了沙雅县“天山杯”优质工程奖的空白。

如今,在王强的办公桌上,一支笔静静地躺在翻开的城镇建设规划方案上,方案上密密麻麻的画满了标注的符号。似乎还在等待他回来,将小城镇建设的规划蓝图变为现实……

父亲的最后一次拥抱

王金云的思绪久久地定格在了2月22日凌晨,看着倒下的丈夫王强再也没能站起来,王金云后悔自己没能再多劝一次王强,劝他先放一放工作,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但是王金云明白,无论她再劝多少次,在王强心里,工作还是第一位的。

“他总说请假耽误工作,不肯去,有时劝急了,他就说‘活着干,死了算,就算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王金云说。

王强忘我工作倒在了工作岗位上,留下了年迈的父母,刚刚上大学的儿子,还有体弱的妻子。在王强家里的书桌上,依旧摆放着他练字时泡好的半杯茶,以及没来得及倒掉的墨汁,书桌上方墙上挂着王强写的“浩然正气”四个大字。

王强去世后,老母亲总是坐在窗边发呆。王强将有限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而对家人来说,王强就是一家人的主心骨。

“爸爸很喜欢书法,练习书法时经常告诉我,做人要像写字一样,一笔一划、一撇一捺,堂堂正正。”王强的儿子王泽轩说。

今年18岁的王泽轩是一名大一新生。小时候,父亲王强在乡里工作,经常一周都见不到一次。随着他长大,父亲的工作似乎是越来越忙。今年开学返校当天,王强要在单位值班,上班前他还专门嘱咐儿子:“走的时候路过一下爸爸单位,让爸爸再抱抱你。”

父子见面那天,王强嘱咐儿子要好好学习,要经常给家里打电话。父亲的嘱咐总是似曾相识,王强的父亲王纯善也总是嘱咐儿子要好好工作,也要照顾好家里。

17岁离家当兵、扎根基层21年,在父亲王纯善的记忆里,王强在沙雅县工作期间,每次和儿子在一起都没有超过二个小时,而且在仅有的时间里,王强总是在接电话、打电话。

“逢年过节他基本都在值班,我这个儿子不容易,吃了很多的苦,这两年日子才慢慢好过点,他却走了。他太累了,现在终于可以歇歇了……”王纯善哽咽地说。

对于王强来说,如果说有什么让他觉得亏欠的,那一定是家人。对待工作,王强认真负责。而对待家人,王强却有点不通情达理。

妻子一直没有工作,王强的人脉广,家人就希望他能给安排个工作,这样也能减轻家庭负担。王强却说:“还有比我们更苦的,如果你把这个工作的名额占去了,他们不就少一个工作机会了么。”

在家里,王强是儿子、丈夫、父亲,是一家人的主心骨。但他却将有限的精力都投放在了工作岗位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像生长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胡杨,任凭干旱和盐碱的侵蚀、严寒和酷暑的打击而顽强的生存。

不畏困苦、傲然挺立,忠贞顽强、坦坦荡荡。(天山网记者 庞雪芳)

|来源:天山网|

-End-

编 辑/段清宇

目前10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推荐阅读

标签: 硬笔书法文案有趣的聊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