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思的文案无关感情-跟感情无关的文案

文案大大 4 0

那些无关之痛

简桂

人的一生会认识很多人,有的也许只是一面之缘,之后不会再有交集;有的会经常见到,但只是打个招呼的关系;有的虽然没深交过,但遇见总会有许多家长里短的话絮叨,我一直相信一个善良的人从来不会拒绝友善的沟通。‘’人,也会有许多解释不清楚的情绪,有的人恰巧遇到了,有的事恰巧赶上了,有的话题又恰巧那么不经意的触碰了。

还在儿子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经常去一家小面馆吃面,老板娘经常会夸儿子乖巧,经常会和我叙叙话,大致都是怎么和孩子沟通、培养与孩子之间感情的家常话,他的儿子大概比我的儿子大六七岁,一个阳光的少年,总是笑咪咪得帮我拿筷子倒茶水。后来我经营了小店搬离了那个地方,也就偶尔光顾一下她家的小面馆,老板娘每次都会问起儿子。转眼十来年过去了。前几天忽然又想吃她家的削面,去了就开始说儿子不好好学习叛逆之类的话,老板娘安慰我说不要把儿子当孩子,要当做朋友,她说了好多她和儿子相处的方式,我随口问她,你儿子现在已经工作了吧?她回答说:‘’我儿子走了!‘’我又反问她:‘’去哪里了?‘’她木了一下,说:‘’我儿子没了。‘’我在脑海里迅速分析‘‘没了’’的意思,还是想不到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和死亡能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老板娘看出我的不知所措,接着说:‘’已经没了一年零八个月了,‘’脑癌。想想我真是个木头人,记得上次我问过她一次,她回答的也是儿子走了,可是我以为她说的是出去了的意思,由于每次去了都很匆忙没在意她说的意思。我对我的低智商所触及到的话题自责到极限,我赶忙道歉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每次去她家几乎都会和她说有关孩子的话题,我此刻才知道不经意间无数次触碰到一颗伤痛滴血的心,虽然我的歉意苍白无力,可是我能表示我无意提及的意思只能是道歉。老板娘说:‘’没关系,一直都想和你说的,上次和你说了,你接了个电话可能没听明白。‘’我还是没有从这个意外和残酷的消息里回过神,老板娘已经开始讲述她中年丧子的始始终终,她说,她的眼泪几乎流干了,眼睛疼不算什么,她的眼底神经有毛病已经影响到视力了,她的眼睛不能再流泪了,要不会哭瞎的。我做为一个有思维的动物,一向都是软眼软心,从她儿子得病开始说起,我的眼睛和心就已经漫在水里了。可是,她说到无数次往返在北京与中旗的大客车上的辛苦,她没哭,到北京医院里俩次手术的艰难和滴血的心路历程,她也没哭,说到儿子至始至终的坚强与懂事时她却泣不成声。她说,儿子看病后,到没了,她用光了所有力气,儿子走后,她再也没有力气生活了,她想随儿子去,身边的亲人怎么劝慰,她听不进去,可是,一看到寸步不离怕她想不开做傻事她的丈夫时,她还有他啊,想到丈夫和她经历一样的丧子之痛,接下来还要偿还为儿子看病欠下亲戚朋友的巨额债务,她丢不下呀!她只能咬着牙,重新开始小面馆的生意。她说,她不想见亲人和熟人,她害怕他们同情的目光。她说,她不想去看至今瞒着的、瘫痪的母亲,她害怕她问起,她演不出那场善意隐瞒什么都没发生的戏。她说,她害怕睡不着的漫漫长夜,可是,白天了她又等不到天黑,想快点经营完生意回家睡觉,因为她想儿子了,她知道只有在梦里她才能见到儿子,每天盼着快点睡着,也许儿子在梦里等着她呢。就这样,白天盼晚上,失眠又盼天亮,她熬过了这一年零八个月。听到这里,我的泪水更加汹涌,我眼前这位可怜的母亲经历着天下最痛苦的事情,而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我静静地聆听她的疼痛就是对她最好的安慰吧,我真希望我此刻发自内心的疼痛能为她分担一些她的挖心之痛。一直坐在厨房里的面馆老板静静的吸着一支烟,不到五十岁头发都已经白了,我能感觉到,男人不言语的疼痛更痛,不足二十平米的小面馆里关着的痛似乎要将我这个无作为、无关这场痛的局外人窒息,我真想打开门,放屋外的寒冷进来,是不是能挤走一些屋内的痛楚?我真想上去抱抱她,我能给她的温暖也许就是一个拥抱,我曾面对过一个痛彻心扉的夜,一个拥抱足可以接住一颗无依无靠的心,哪怕片刻,哪怕陌生。可是,拥抱对于我们这个小镇来说除了恋人之外,对其他人也许只能在电视上演绎。到走我也没有勇气克服怕尴尬而把诚意误当成‘’做作‘’的心理,我没有去抱她。一个拥抱,对于小镇,很奢侈。

我忘了那天我怎么走出的面馆,我只记得我流着泪,心疼那位失去至爱的母亲,我一个无关的人都无法承受,她该有多疼啊?这世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生离死别的疼痛?可怜天下那些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那般痛楚。那天由这件事又想到我身边一个顾客大姐那双忧郁的眼睛。因为倾诉所以我和她有了有别其他顾客的情感。我这个人有时细腻的有些矫情,有时又是那么粗枝大叶。初见这位大姐,是在2014年秋天的一个很忙碌的周末,她身体瘦弱,脸色苍白,尽管一直微笑着,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她眼神里的忧郁,大姐下午一点多进店试衣服到挑好了打包之后坐到那里看其他顾客试版挑选衣服,一直到我下班才离去,我有些不解。后来一直都是这种状态,只要她来了就会花很长时间挑衣服,没人的时候会和我说说话,天南海北的说。有时忙店里拥挤,心情烦躁,心想怎么还不付款走人?又是一次偶然,儿子进店取东西,大姐盯着看,之后问我儿子十几岁了?我回答之后随口就问你家孩子多大了?她还是微笑,说:‘’活着的话25岁了。‘’说完这句话她便低下头整理衣服,等我反应过来她这句话的时候,‘’对不起‘’这三个字足足迟了一分多钟。她抬起头来时,眼睛里还是溢满她低下头想憋回去的泪水。那天,大姐和我说到很晚,她说,儿子遭遇了车祸,一年多了,做为母亲她难以接受,那个过程可想而知的惨痛。操办儿子后事都是亲人们帮忙,她糊里糊涂的,他后悔将儿子的骨灰撒到河里。她说她总会做一个梦,梦见儿子在太阳下不停的奔跑,似乎已经没有了力气,边跑边对她说,妈,我好累呀,我没有家,妈妈,你能不能带我回家,我在那棵大树下一颗草下面,你来带我回家吧,我好累呀。说到这里,大姐失控的泣哭,她说她无法走出来,身体状况每日俱下,现在几乎以药为生,她害怕一个人待在家里,她害怕想起儿子,害怕想到对儿子的愧疚,所以每天拼命找事情做,买东西,在我这里消磨时间。此刻我才知道,每一个你认为异象的事情都有一个动容的真相,我们用平常心接受即可,千万别去破坏你认为的异象,搞不好就是无意的伤害。幸好,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没有伤害到她,没有表现出她在我这里消磨时间时我内心有时是不耐烦的。大姐说,她经常去周围有树的地方寻找梦中儿子托付她的那株草,可是她找不到,找完之后又希望儿子再托一次梦,让她问清楚到底是哪棵树什么草?她想带他回家,她不想儿子像梦里那样没日没夜的奔跑,她说,是不是骨灰撒到河里,一直流一直流,所以儿子的脚步停不下来,她不懂啊,当时属于半懵半傻的状态,她当时想到的话就绝对不会让儿子的骨灰撒在河里,她愧疚儿子最后一程她没安排好。我以前不明白,人为什么会流泪,后来我才懂,泪水就是所有情感最真实最无奈的表达,它是爱,是痛,是牵挂,是不甘,是疼痛,是思念,是放不下......就如我那一刻陪她流下的,是同情与无奈的泪水,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的感受,所以眼泪成为我懂她最好的表达,是的,我懂,甚至有那么一刹那想到事情如果在我身上我该怎么活下去,怎么面对那种永远失去至爱的揪心惨事。之后我与大姐的关系莫名其妙的亲近了许多,我喜欢陪她吃饭,我喜欢同她聊天,不管最初是因为什么,诉说是缘分,喜欢也是缘分,不是每个人都能聆听到他人内心深处隐藏的疼痛,我感谢我是那个她们愿意倾诉的人,我感谢我流过的泪,感谢我还善良。

我数不清我流过多少与我无关的泪,小时候为一只疯了的家狗被活活打死而哭过;中学时为一只瞎了眼的猫哭过;有了孩子后为一只难产的山羊哭过,我为电视里虚构的故事哭过,我为我碰到那么多无奈事哭过,我知道我流泪改变不了任何事情,我只知道我不愿意看到任何悲伤的场面,我还算善良的心生出的都是善意。

回家的路上我望了望天上的星星, 想到天下有那么多失独的父母,后半生都活在苦痛里,一触就痛,一念就伤,我真希望有上帝,有神话,我祈祷那些去了的孩子们,给父母托个梦吧,告诉他们,你在那个世界很好,不管哪个世界,因为真实的存在过,因为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爱一直都在,你们永远活在他们的心里,永远不会死亡,就让他们活的轻松一些吧;我祈祷这世间别再有疾病与意外,让生死遵从自然规律,别再让人间上演生离死别的悲剧;我相信,我的意念会通过夜色传递到那个世界,上帝会收到,孩子们会收到,因为这世间唯有善良与爱不会轻易被辜负。

授权原创首发作者:简桂,后知后觉,努力了这么多年,饶了一大圈,才明白,唯有留下的文字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有爱有恨有感动,不离不弃不背叛!

标签: 有意思的文案无关感情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