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没感情经常吵架的文案-相亲没感情经常吵架的文案怎么写

文案大大 5 0

陪你读书 一起远行

今日值得读

大家好,今天为大家推荐的这本书叫《半糖主义》

★初恋暗伤,婚姻背叛,泥足深陷的无爱婚姻,不知进退的心理烦忧。我和他的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爱情只要半糖主义,有滋味不甜腻。  ★新爱情、新婚姻、新生活、新态度,2017年女性必不可少枕边书。

  香奈儿19号笔下的女子,冷静自恃有能力,也有担当,她们是山谷中的百合,寂寞却花色艳丽。无论是何浅紫、战小姐、或是宁夏,她们都有女性柔软可爱的一面,但是骨子里却无比刚强,坚持自我,不轻易妥协那份不纯净的感情。

  “女人帮”--

  我们是女子,心若琉璃身似花。

  我们喜新厌旧,我们患得患失;

  我们流离失所,我们所向披靡。

  治愈系--

  她们的故事,深入你心,提醒你,慰藉你,温暖你,让你知道,你面对的烦扰,别人也在面对,你陷入的困境,别人也曾经历。

  跟着她们,孤独自愈。

关于作者

香奈儿19号,流世名香。

静谧,羞涩,善于自我保护。爱乐人,非主流拥戴者。惯于沉寂淡漠,诸般事物无有留心,喜简约生活。

内容简介

半糖主义是一种悠然的生活态度:如胶似漆的爱情危险,若有似无才是无上法则。过苦的日子让人心生绝望;太甜的日子令人不懂珍惜。生命的真谛便是对于苦难不逃避,并懂得给生活加半勺糖,在空间与距离中体味人生的香甜。

香奈儿19号的中篇小说集。由《初恋情结》、《千金小姐》、《半糖主义》和《潮湿的南方》四篇小说组成,取名为《半糖主义》。

婚姻是一种开始,悲剧喜剧其实致死方休。大学里风华正茂的时光,何浅紫初恋爱上穆焰品;毕业后,两个联手共创了自己的公司“紫焰”,爱情瓜熟蒂落,事业如日中天,外人看来家和万事兴。财富并未给二人带来幸福,流失的日子将激情消耗殆尽,穆焰品商场拼杀,二人越走越远,走上人生婚姻的死胡同。对于初恋,对于婚姻,对于背叛,何浅紫有自己的态度:不能让你和一个已经失去感情的人过完下半辈子。

读者盛赞浮躁的时代中难得的气质作家,犀利冷情的文笔直击恋爱、婚姻软肋,揭秘爱情保鲜法则,体现恋爱、婚姻的不可承受之重。

读后感

兜兜转转依然离不开的是富足的物质、面容姣好的女子、沉着稳重的男子以及他们之间的颠沛流离。在外人看来,怎么都应该是幸福的吧。因为物质的丰富,所以呼风唤雨,可以买最漂亮奢华的裙子、香水以及别墅,还有保姆陪同,仿佛没有什么是需要担心的。可偏偏会有那样的人出现在故事里,比如永远忠实于自己的身体不愿意以婚姻为束缚的静冬、比如那个第一眼就喜欢上一个姑娘于是不愿放弃的平端,又或者是甘愿为自己爱的人离开的琴姐。

什么是爱情呢? 仿佛疲于弄明白的样子,作者只是把人们安插在生活里,让他们自己去体验和选择。总是又矛盾又统一的个体,有阳光的一面,轻松明朗清澈,而阴暗处的另一面,则是艳丽辗转决绝。所有的这些不过是为了虚空里可能存在的爱情,却又没有寻找见,不能清晰地历历可数。这是多么悲伤的事情。

摇滚歌手原来不要激烈和疯狂的生活,能够在柔软的棉布沙发里昏然入睡,身上有女子贴心盖上去的薄毯,角落整齐,便是幸福;静冬在夜店喝酒,妖艳得惊人,却在遇见最初喜欢的人结婚之后茫然无措,那个最坚强的女子在“不离不弃、同甘共苦”里脆弱得不堪一击;自信得能够俘获所有女子的英俊男子沈昀卿躲在院子门口看宁夏给花草吃力地浇水,看她发现自己愣神的模样不禁大笑起来,那样一种愉悦的笑逼得昀卿探问自己的真实内心,原来只有那一刻才是真正的心安;本已经淡然处之的宁夏在山间别墅里和昀卿热热闹闹地讨论谁去刷完谁做饭,突然意识到也许这样就是爱情吧。我喜欢《半糖主义》也就在于它的“半糖”,不抱多大希望,也无太大失望,对爱情不进行太多诠释,不激烈也不热情,只在一些平淡的日常细节里体味生活中爱情可能的样子。

轰轰烈烈的爱情远不如日常食蔬的爱情牢固。那些修饰得照耀的爱情往往不如衣着朴素的感情来得长久。真切的情感不需要丰厚得无法挥霍的物质,不需要精致化妆过的面容和逢场作戏的笑容,不需要小心翼翼地掩饰,只需要安心相对,把孩子气的本真交给对方。所以,《半糖》读过之后,我记不起沈昀卿的车是怎样的车,也不去想他和宁夏初见是在怎样的餐厅,所记起来得都是些刹那,是他们的笑与泪,这些更让人记忆深刻。就好像在春光明媚的植物园里走过,太多姹紫嫣红的花看过之后,惟一记得清楚的,是某个花瓣上停留的小蜜蜂。

香没有给我们揭示爱情的本质。而其实这是谁也说不清楚的。而最好的就是,自然而然地爱了,然后平静幸福地生活。这有点像童话故事的结尾,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我喜欢故事里精神自由的状态,选择爱与不爱,在一起或者不在一起,都是心甘情愿,这便是好的。

香的文字很简洁。我喜欢这样的叙事风格,娓娓道来,如同微风掠过湖面有轻微的波澜起伏。这本身就是美的。

精彩书摘

1.女人总是做不到半糖主义

爱情的糖不能太多,太过甜蜜就会腻人。坚持半糖主义,不浓不淡刚刚好。

宁夏看着在自己对面喝着咖啡打电话的沈昀卿,觉得自己对男人的审美观念总有一天会完蛋在这个男人身上。

手指在桌面上画着,一点雾白出现后很快消失。再抬头看了看,他依然低着头,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拿着咖啡杯,嘴巴交给手机,有空闲的时候交给咖啡。

她忽然想说,请问,什么时候可以空闲下来给我?请问,我要排几号? 看吧,女人总是做不到半糖主义。

她把手臂稍稍地抬起,看手腕上表的指针,指到0。

“12点出来到现在两个小时,你总共接了1个小时零15分的电话,用餐时间是35分钟,5分钟点餐;而留给我这个女伴的时间和点餐的时间相同,5分钟!先生,我不是餐点!劳您大驾,把您的时间给耽误了!”

宁夏微微笑着,想象着自己发怒的样子。

表上的指针很快地移动着,他完全结束对话的时候,分针又走了一圈的四分之一。

他抬头,看着坐在对面的宁夏。

“对不起,最近忙了些。”

刚刚的那些问话不成立,宁夏看见自己摇摇头,貌似体贴地说:“没有关系。”

轻巧的四个字,男人备感欣慰,又觉得缺少什么。总体来说,这次的女伴宽容大量,却又缺少个性。

宁夏看他的神情便能猜到他的想法,她不是太在乎,与他一起也不过是因为他有不错的外表和内涵而已。爱情?太远了,离她遥不可及的样子。

“走吧!”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沈昀卿提议。

宁夏摇摇头:“我和朋友有约,你先走吧!以后再约。”

沈昀卿耸肩,同意,起身离开,带走账单。

2.表里不一的相亲女

宁夏看着他离开餐厅,招来侍者,指着一口没动的“蓝山”。

“换杯西柚汁,一份香橙味的泡芙。”

点了自己的最爱,宁夏才稍微放松。总是要假装,约会实在是太累的事情。

忽然玻璃窗外闪出一张人脸,女人,美丽,长波浪发,染了淡淡的咖啡色,笑得讥讽。向她摆摆手后往门口走来。

宁夏也扬起嘴角。那是她的姐姐,静冬。她们的父母没有给她们姓,因为在离婚后她们便已经不属于他们任何一位。于是她们一个叫宁夏,一个叫静冬。她们是同父同母的姐妹,没有姓,只有名。

静冬坐在宁夏的对面,看一脸沉静的妹妹。她们长相相似度达80%,可是性格却大相径庭。她姐姐是牛仔加吊带衫,蓝眼影,亮色的唇膏。而她是长裙,直发,清汤挂面。

“约会?是上次母亲要你相亲的对象?”

“嗯。你呢?约会?上次你说的那位很酷的贝司手?”

“嗯。”静冬招来侍者:“摩卡,谢谢。”

侍者走了后,静冬继续她们的话题:“你还真是有兴趣,每次都耐心地跟那个老太婆玩。”

“呵呵,她毕竟是母亲,你一个人已足够她烦恼。”

“我想,”静冬笑起来,狐狸的样子,“她更烦恼的是为什么这么乖的女儿每次的相亲都会失败吧!”

“有时候,婚姻是需要一定缘分的,只能说,我的缘分还没有到吧!”宁夏四两拨千斤,端起西柚汁抿了一口,姿态优雅,极其美丽。

静冬撇撇嘴,她实在是佩服。其实若说性格,这个看似柔顺的妹妹,骨子里却讨厌任何束缚,用比她还要漂亮的方法去拒绝那些自己不喜欢,不妥协的问题,而且不露痕迹。

“顺毛摸的话,双方都会舒服一些吧!”宁夏想了想,带些劝阻意味地告知姐姐。她的性格太激烈,本来嘛,不愿意妥协的事情,明明可以用其他的方式说NO的,何必要血溅三尺的惨烈。

“我可没有你道行高!”静冬嘲笑她的表里不一。

“道行也是需要辛苦修炼的。作为我的姐姐,我对你的懒惰无话可说。”对待这样熟悉的亲人,宁夏向来口不留情。

这亦是一种放松,是特别对待。

本栏目由北京玄黄传媒科技出品

点击“阅读原文”,在线阅读整本小说

标签: 相亲没感情经常吵架的文案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